<nav id="ucgyq"></nav>
  • <nav id="ucgyq"><nav id="ucgyq"></nav></nav>
  • 深圳彩印店鋪協會

    足音 丨父親的藍白人生

   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
    • - -
    樓主
      


    ? ? ? ? 現代化的櫥窗里,最不缺的便是錦衣華服,紅的熱烈、綠的清新、紫的高貴、橙的活躍……然而,對于我的父親吳元新來說,萬紫千紅終敵不過被世人遺忘在時光長河里的那抹藍。

      “終朝采藍,不盈一襜”,詩經里的“藍”,還不是一種顏色,而是一種植物:“蓼藍”。將此草提取色素,經過扎染、蠟染、夾纈染等方式,就能得到帶著自然芬芳的美麗織物——這是父親最為鐘愛的草木藍染,也是他一生所堅持的事業。

      我們家祖上一直以染織技藝為生,太平天國時期舉家遷到南通后,把江南優秀的紡織技藝帶到了江北。到了祖父這一代,雖然被劃作了農村戶口,但家人依舊以染紗染布貼補家用。在父親的記憶里,一家老小聚集在一起織布染布的情景,是老家最美的風景。

      “并不寬敞的空間里,三大姑六大婆各司其職,‘吱嗚吱嗚’的紡紗聲,高高支起的竹架,沾著蓼藍花香味兒的布匹,我在中間跑來跑去?!备赣H常說,每次看到各種藍印花布工藝品和充滿古樸風情的衣飾,就好像回到了兒時那個混合了草木清新和自然氣息的院子,有一種說不清的歸屬感。

      1977年,帶著這種回憶中的情感,父親走進印染廠,學習藍印花布印染技藝,開始他執拗而精彩的藍白人生。在清冷而甚少年輕人出沒的工廠里,父親幾年如一日地努力學習,見證一匹匹純白的布被染成純粹而又千變萬化的藍。

      他堅持藍與白的古樸與自然,卻不“死守”。無論是最初的學徒生涯,還是后來在宜興陶瓷工業學校、南通旅游工藝品研究所、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,他都在傳承的基礎上,不斷尋找新方式,讓這門遙遠而古老的技藝煥發出時代的氣息。

      父親與家人、朋友及他的學員們分享經驗時總是說:“對于藍印花布的搶救和保護,不僅要繼承弘揚,更要有所創新、有所延伸。將它設計成既是傳統的、原汁原味的,又是符合現代人生活需求的、時尚的產品?!?/p>

      他是這么說的,更是這么做的。他把傳統的小布印染發展為寬布印染,把單調的藍白兩色創新到深淺藍復色,把原始棉麻面料拓展到絲綢面料,創作出大量兼具傳統與新意的紋樣,制成兼具實用性和審美性的衣服、桌布、抱枕等,與更多人分享藍白之美。每當他的努力得到實踐的認可,父親都會咧開嘴笑成孩子模樣。

      父親走街串巷,搜集藍印花布及染坊的相關舊物器具,建起“南通藍印花布藝術館”;主持了國家重點課題“中國藍印花布紋樣研究”;赴海內外數十個城市做展覽、演講、授課……四十余年來,父親走遍了江蘇、浙江、上海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等全國藍印花布主要產區,搶救、保護明清以來的藍印花布、夾纈、絞纈、民間彩印等傳統印染實物兩萬六千多件,紋樣十萬多個;向國家博物館、中國絲綢博物館、北京民族文化宮、清華大學、中央美院等捐贈優秀藏品三百多件。

      1996年,藝術館在紡織博物館內一間房舍掛牌,成為南通第一家民營博物館。二十年來,始終堅持三百六十五天全年開放,每天開放十三個小時。

      2002年,新館落成。張仃先生不顧90歲高齡,堅持到館題詞?!澳阋阉{印花布收集整理好,做好藍印花布的傳承保護工作……”當年正是他的一句話,讓父親堅定信念、放棄改行想法;那一刻,老藝術家的支持再次讓父親感動。

      2004年,馮驥才先生參館后,題字“靛藍人間布上美,青花世界館中看”。

      2006年,南通藍印花布印染技藝被列入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,藝術館成為“中國藍印花布傳承基地”;父親也被授予中國工藝美術大師,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,中國民間文化杰出傳承人。

      馮驥才先生曾說:“……元新每一分鐘都要講‘藍印花布’這四個字,他怕一不講,藍印花布就沒了?!?/p>

      我國的古法染布不計其數。至今,依舊有不少人在詩詞、畫作和影視作品里懷念古舊作坊,試圖在古老時光里尋找素淡的美好。然而,偌大的院子,高高的竹架,飄揚的布匹,草木的清新,老祖宗的手藝,已經逐漸隨著時間凋零了。

      最初,家里人也有不理解父親的。一年四季,父親無不早出晚歸,就算在家,談的做的也是印染之事。幼時的我還因此憎恨上藍印花布,覺得它搶走了爸爸所有的注意力。

      然而,那抹藍,早已滲入了我們家每個成員的血液里。在長期的并肩同行中,我們越來越能讀懂千年技藝背后的美麗遐想,也越來越能理解父親的良苦用心:這樣的美,不該只是被陳列在博物館里,出現在書本上,而應該帶著千年的文化記憶走進生活。

    ?

      吳元新,中國工藝美術大師,南通藍印花布印染技藝國家級非遺傳承人,著有《中國傳統民間印染技藝》,整理出版《中國藍印花布紋樣大全》藏品卷、紋樣卷,填補了我國藍印花布紋樣專著的空缺。?



    舉報 | 1樓 回復